1. <source id="r6iyc"><nav id="r6iyc"></nav></source>
      2. <cite id="r6iyc"><span id="r6iyc"></span></cite>
      3. <rt id="r6iyc"><table id="r6iyc"></table></rt>
        <source id="r6iyc"><nav id="r6iyc"></nav></source>

        首 頁 教育·資訊 教育·聲音 教育·實踐 教育·思想 教育·人物 成長·導航 假如我是委員

        首頁>教育>教育·聲音

        學前教育十年發展路:艱苦也崢嶸

        ——訪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師范大學教育學部教授劉焱

        2022年08月31日 09:48  |  作者:賀春蘭 實習生 張奚若  |  來源:人民政協報
        分享到: 

        十八大以來,黨和政府以霹靂手段建成了令世人驚嘆的普惠性學前教育公共服務體系,解決了老百姓高度關切的“入園難”“入園貴”問題。如今,遍布城鄉的公辦幼兒園和普惠性民辦幼兒園讓幼兒徜徉在一個平安有序的成長樂園中。十九大報告中提出的“幼有所育”已經成為現實。

        (一)

        “真的是了不起的成就!整個從無到有地建立了我國普惠性學前教育公共服務體系?!眴柤拔覈鴮W前教育、特別是面向3-6歲兒童的學前教育發展,當了15年全國政協委員,一直參與推動也見證這一進程的北京師范大學教育學部學前教育系劉焱教授頗為感慨?!斑@個成就是我們每一個普通人都能夠清楚地感受到的?!眲㈧鸵宰约核幼〉谋本└呓虉@區舉例,“我們住的這周邊,過去最多的時候黑幼兒園有近20家,關也關不掉。后來北京師范大學和北京航空航天大學辦了兩個大的公辦幼兒園,基本解決了附近孩子的入園問題,黑幼兒園就自然消失了?!?/p>

        農村學前教育境況更是得到巨大改善?!霸诒本╅_會時老聽說,‘幼兒園已經成為農村一道亮麗的風景線’,我們到基層調研,果真這樣??!在農村,最亮麗的地方確實是幼兒園?!睅е戏娇谝舻膭㈧碗y掩激動。

        如劉焱所說,黨的十八大以來,多項學前教育改革措施不斷落實,我國學前教育發展在許多方面經歷了從無到有、由冷變熱的過程。其中最核心的就是普惠性學前教育公共服務體系從無到有的建設。

        “你能想象嗎?2009年,我國學前教育三年毛入園率僅為50.86%,政府直接用教育財政經費舉辦的公辦幼兒園數量極少,占比僅為19.51%,且大多分布在城市地區,可以說,我們尚沒有學前教育公共服務體系。2010年特別是十八大以來,一系列學前教育新政落地,通過連續四期‘學前教育三年行動計劃’,建立了惠及城鄉人民群眾的普惠性學前教育公共服務體系,農村都有了公辦幼兒園,這種變化,是新中國歷史上空前的,是一個了不起的歷史偉業!” 最直觀的表現就是我們身邊的幼兒園數量增加了,幼兒園的入園費用降了下來。

        (二)

        說起學前教育的推進過程,作為全國政協委員和學前教育研究者的劉焱則充滿感慨——“不容易!不過中央下了決心,推進起來也出乎預料地快!令人驚嘆!”

        劉焱講述了15年前,自己剛剛進入全國政協時的一次經歷。

        那是2008年3月,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十一屆全國委員會第一次會議在北京舉行,這是她第一次參加全國政協會議。當時教育部的一位高級官員來到了劉焱所在的界別和委員們座談。有位委員點名道姓地提出,某幼兒園要收很高的贊助費也進不去,隨即引發委員熱議——“入園貴”“入園難”問題遂成為此次會議熱點之一。

        作為全國政協委員中唯一的一位學前教育領域的專業研究者,劉焱清楚地知道,這些問題的關鍵是當時幼兒園資源有限,公辦幼兒園資源更少。劉焱發言說,“現在公辦幼兒園數量太少了,主要靠民辦園支撐。幼兒園收贊助費非常普遍,因為沒有政府經費支持。這位委員所說的這家幼兒園屬于企事業機關單位辦園,并不是政府辦園,是企事業機關單位為自己職工辦的園,屬于‘單位福利’,本來就不面向社會公眾。要解決‘入園難’‘入園貴’問題,必須加強政府供給,尤其是要把學前一年納入到義務教育中去,為每個幼兒做好入學準備,讓每個孩子在進入學校的時候,擁有基本相同的發展基礎?!薄傲x務教育問題還沒有解決呢,怎么能輪到學前教育?”劉焱的建議當場就被這位教育部的高級官員否決了。

        確實,在那時候,從上到下,學前教育問題還沒有引起社會的廣泛關注。

        學前教育在當時已經成為我國教育格局中最薄弱的環節,在很多地方教育行政部門的學前教育處大多被撤銷。學前教育普及率很低,3—6歲幼兒中,僅有一半孩子能上幼兒園或學前班。幼兒園大部分為民間投資,完全依靠老百姓的繳費支撐,沒有任何政府的資助;學前教育發展城鄉差距大;城市的幼兒園質量之間也有巨大差異。隨著人們普遍受教育程度的提升,越來越多的家長意識到學前教育對孩子一生發展的重要性,“入園難”“入園貴”問題于是引發輿論高度關注。

        “農村差、城市貴,人民群眾意見大”,談起10年前我國學前教育的狀況,劉焱感受深刻。

        (三)

        2010年以來特別是十八大以來,我國學前教育開始了大踏步的發展。

        2010年7月29日,中共中央、國務院頒布《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以下簡稱《綱要》),《綱要》首次為學前教育設立專門章節,并提出學前教育發展的三大目標:一、基本普及學前教育,“到2020年,學前一年教育毛入園率達到95%,學前三年教育毛入園率達到70%?!倍?、明確政府職責,“把發展學前教育納入城鎮、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規劃?!比?、重點發展農村學前教育,“努力提高農村學前教育普及程度,發揮鄉鎮中心幼兒園對村幼兒園的示范指導作用。支持貧困地區發展學前教育?!?/p>

        2010年11月,《國務院關于當前發展學前教育的若干意見》出臺,提出了“國十條”,即把發展學前教育擺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強調多種形式擴大學前教育資源,大力發展公辦幼兒園,提供“廣覆蓋、?;尽钡膶W前教育公共服務;提出統籌規劃,實施學前教育三年行動計劃十條建議,業界稱為具有劃時代意義的“國十條”。2012年,中共十八大提出要“努力辦好人民滿意的教育”“必須堅持教育優先發展”“辦好學前教育”。至此,我國學前教育公共服務體系建設正式提到黨和國家的議事日程。

        然而,政策既定,落實維艱。

        作為親歷者,劉焱見證了我國學前教育公共服務體系尤其是普惠性學前教育公共服務體系“從無到有”建設、完善的全過程?!耙k幼兒園,首先涉及的是幼兒園的園舍問題。農村在用地資源上還沒有那么困難。但是,在城市里用地非常難,大量的矛盾需要協調解決。當時很多小區配套幼兒園都在私人手里。多難啊,布局結構調整真的是動人奶酪的事情?!眲㈧透锌?。

        如劉焱所說,從上個世紀90年代前后到2010年,政府倡導“以社會力量辦園為主”,當時很多小區配套幼兒園都被開發商交給了民辦幼兒園舉辦者。但是,需求旺盛的學前教育逐漸成為資本眼里“發展潛力巨大的市場”。一時間,“收購”“上市”成為攪動中國民辦學前教育領域的“主題詞”。小區幼兒園變成了資本競相爭奪的對象,園所租金亦被進一步抬高?!叭雸@難”“入園貴”問題進一步加劇。

        辦人民滿意的學前教育,十八大以來,黨和政府的決心異常堅定。

        2017年10月,黨的十九大繼續強調要把教育放在優先發展的戰略地位,明確提出要在“幼有所育上不斷取得新進展”,“幼有所育、學有所教”“努力讓每個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質量的教育”。

        為了進一步落實十九大提出的“辦好學前教育”的發展任務,2017年12月底、2018年1月初,教育部牽頭、九部委聯合開展了學前教育國家層面的調研。劉焱清楚地記得,在這次由教育部領導帶隊的調研中,傳達了中央多位領導的多次批示,強調一定要實事求是地開展摸底調研,一定要建立完善的、符合中國實際和老百姓需要的學前教育體系。

        2018年7月6日中央深改委審議通過《關于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范發展的若干意見》,明確推動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范發展,是黨和政府為老百姓辦實事的重要民生工程。2018年11月,黨中央、國務院印發《關于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范發展的若干意見》——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第一個以黨中央、國務院名義專門印發的關涉學前教育發展的文件。文件進一步明確了堅持我國學前教育公共服務“公益普惠”發展的基本方向,使得我國學前教育公共服務體系建設進入了“普惠性學前教育公共服務體系”建設的時代。文件要求“規范小區配套幼兒園建設使用”。2019年年底前,對小區配套幼兒園規劃、建設、移交、辦園等情況進行專項治理,整改到位。在明確“鼓勵社會力量辦園。政府加大扶持力度,引導社會力量更多舉辦普惠性幼兒園”的同時,文件旗幟鮮明地提出“禁止民辦學前教育上市”,堅定杜絕了資本對公益性學前教育的裹挾和綁架。

        而要讓曾經作出過貢獻,對辦園有情懷、有感情,也有利益,數量上也已經占多數的民辦幼兒園舉辦者退出并不容易,其中多重利益糾纏,甚至充滿博弈。在很長一段時間里,社會上不乏這樣的質疑之聲:對學前教育進行如此大規模的結構性調整,讓支撐了學前教育半壁江山、在很多地方甚至達到80%左右的營利性民辦幼兒園退出,變成公辦園和需要政府補貼的民辦普惠園,政府有錢嗎?

        面對挑戰,2019年初,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開展城鎮小區配套幼兒園治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已經建成的小區配套幼兒園應按照規定及時移交當地教育行政部門;小區配套幼兒園移交當地教育行政部門后,應當由教育行政部門辦成公辦園或委托辦成普惠性民辦園,不得辦成營利性幼兒園。隨后,政府相關部門開始對小區配套幼兒園的規劃、建設、移交、辦園等情況作出強有力的部署和推動。自此,小區配套幼兒園成為普惠性學前教育公共服務供給的重要渠道,被納入城鄉公共管理和公共服務設施統一規劃與建設。

        “將小區配套幼兒園收回,對民辦幼兒園的影響很大。當時民辦教育有的已經辦了十幾年了,改革直接影響其收益;有一些則是開始辦幼兒園,尤其是小家小戶的,剛剛進行幼兒園投資,突然要收回,確實連本都收不回來。其陣痛可想而知?!眲㈧透锌??!暗?,城鎮小區配套幼兒園是城鎮公共服務設施建設的重要內容,是滿足人民群眾送孩子就近入園需求的重要保障,理應成為普惠性學前教育資源供給的重要渠道。政府的決心之堅定,行動之快速有力,真的是把‘以人民為中心’落到了實處?!眲㈧驮u論說,“建立惠及千家萬戶的普惠性學前教育公共服務體系,既是政府責任,也是世界學前教育的發展趨勢。沒有哪個國家的學前教育會被當作一個暴利行業讓資本來跟投?!?/p>

        在業內,劉焱深得學前教育界包括民辦學前教育人的信賴。她坦言,“民辦學前教育確實曾經支撐了我國學前教育的半壁江山,對我國學前教育作出了歷史性貢獻。在民辦幼兒園的舉辦者中,不乏非常有社會責任感和教育情懷的辦園者,一些民辦幼兒園也辦得非常好。但就我國學前教育發展的整體而言,從之前把學前教育當作‘教育產業’到現在‘建設普惠性學前教育公共服務體系’,這樣的結構性調整,對老百姓來說,是絕對的好事情,也是學前教育發展的正確方向?!?/p>

        自2011年實施的四期學前教育三年行動計劃,最終帶來了中國學前教育面貌的根本性改觀。學前教育資源總量迅速增加,2021年全國幼兒園數達到29.5萬所,比2011年增加12.8萬所,增長了76.8%。毛入園率持續快速提高,2021年全國幼兒園在園幼兒數達到4805.2萬人,比2011年增加1380.8萬人,全國學前三年毛入園率由2011年的62.3%提高到2021年的88.1%,增長了25.8個百分點,學前教育實現了基本普及。學前教育資源結構發生了格局性變化,2021年全國普惠性幼兒園(包括公辦園和普惠性民辦園)達到24.5萬所,占幼兒園總量的83%。

        至此,我國學前教育改革發展取得歷史性成就,“入園難”“入園貴”問題得到根本解決,創造了中國特色的學前教育發展經驗,也為世界學前教育發展貢獻了中國方案。 

        編輯:位林惠

        關鍵詞:學前教育 幼兒園 發展 劉焱


        人民政協報政協號客戶端下載 >

        相關新聞

        米乐app网页登录 m.违章.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