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ource id="r6iyc"><nav id="r6iyc"></nav></source>
      2. <cite id="r6iyc"><span id="r6iyc"></span></cite>
      3. <rt id="r6iyc"><table id="r6iyc"></table></rt>
        <source id="r6iyc"><nav id="r6iyc"></nav></source>

        首 頁 資訊 藝評 人物 展訊 畫界雜志

        首頁>書畫>資訊

        人文社新版《紅樓夢》林黛玉史湘云聯句懸案有新解

        2022年08月31日 10:08  |  作者:張恩杰  |  來源:北京青年報
        分享到: 

        熟悉《紅樓夢》的讀者都知道,第七十六回里,史湘云與林黛玉在中秋月圓夜凹晶館聯詩。聯到高潮處,史湘云說了句,“寒塘渡鶴影”,林黛玉聯的是“冷月葬詩魂”還是“冷月葬花魂”呢?日前,由人民文學出版社(以下簡稱人文社)出版的《紅樓夢》2022年修訂新版,對這一爭執多年的疑點給出了答案。

        校注本

        出版40年

        累計發行近1000萬套

        1982年3月,署名“中國藝術研究院紅樓夢研究所”校注本《紅樓夢》正式由人文社出版,并成為向全國發行的《紅樓夢》通行讀本,又簡稱為“新校本”“紅研所校注本”。

        紅研所校注本《紅樓夢》于1996年和2008年兩次推出全面修訂版。每次修訂,都改正了上一版的疏漏訛誤,更重要的是不斷吸收紅學研究的新成果,使之日臻完善。例如,2008年修訂版將作者署名由延續了數十年的“曹雪芹、高鶚著”,改為“(前八十回)曹雪芹著,(后四十回)無名氏續,程偉元、高鶚整理”。這一改動,就是總結、吸納紅學成果的典型體現,也引起了學界和讀者的關注。

        從1982年至今,紅研所校注本《紅樓夢》各種版本形態(包括近幾年推出的“精裝珍藏版”“大字本”“有聲版”等)累計發行近1000萬套,成為當前在讀者中影響最為廣泛的《紅樓夢》讀本。

        新修訂

        改錯訂訛

        修改一百六十余條

        2022年初版40周年之際,原校注組專家和中國紅樓夢學會、紅樓夢研究所相關學者,以及人文社編輯部,一起對紅研所校注本《紅樓夢》進行了全面梳理修訂,推出了修訂新版(即第四版),希望以更完善的面貌向讀者大眾傳播《紅樓夢》文化。

        考慮到原校注組的主要成員多已故去,為了尊重他們的勞績并保持校注本的穩定性,此次修訂對校注凡例原則不作改動,校注亦只作局部修訂。主要是遵從底本,改錯訂訛。此次修訂,計正文及標點一百五十余條,校記三十余條,注釋二百余條——其中增加條目四十余條,修改條目一百六十余條。

        發布會上,原校注組成員、知名紅學家呂啟祥介紹,新修訂的《紅樓夢》首先要盡力尊重底本,恢復原來文字。如不用“欠情”,恢復“見情”;不用“服侍”仍用“伏待”;不用“慢說”,仍用“漫說”;不用“擺酒”,仍用“排酒”等等。雖只一字之差,或顛倒過來,語言習慣和語感是不同的,都是白話文,“五四”時期和現代就有差別,何況更早的曹雪芹時代的古代白話。盡量保持當時白話的特色,是??睍r應遵守的原則。

        校改難

        恢復“冷月葬花魂”

        與《葬花吟》呼應又有古籍旁證

        1987年版的電視劇《紅樓夢》中,在史湘云與林黛玉中秋月圓夜凹晶館聯詩這一劇情片段,聯到高潮處,史湘云說了句“寒塘渡鶴影”;熒幕上臺詞顯示,林黛玉聯的是“冷月葬花魂”。據了解,這一部分臺詞參考了人文社在1982年出版的《紅樓夢》小說(初版)第七十六回里的“冷月葬花魂”。

        然而,在人文社推出的第二、第三版修訂版《紅樓夢》中,“冷月葬花魂”改成了“冷月葬詩魂”。北京青年報記者發現,第三版這一部分內容注釋是這樣解釋的:清冷的月光埋葬了詩人的精魂?;蛑^此句借用李賀“秋墳鬼唱鮑家詩”意境,“冷月葬詩魂”,也可能從元·喬夢符《紅繡鞋·書所見》“涼風醒醉眼,明月破詩魂”點化而來。注釋還稱,俄藏、甲辰、程甲本作“冷月葬詩魂”。夢稿、蒙府、戚序本均作“冷月葬花魂”。

        “現在又恢復‘冷月葬花魂’(四版第1070頁),因為既與《葬花吟》呼應,又與上句‘寒塘渡鶴影’對仗工穩,加之還有古籍旁證,即明代葉紹袁幼女葉小鸞鬼魂受戒答禪師問中有‘戲捐粉盒葬花魂’之句,見葉紹袁《午夢堂集續窈聞記》。故而,仍校為‘冷月葬花魂’?!眳螁⑾槿绱私忉屃烁幕刈畛醢姹镜脑?。

        《紅樓夢》版本很復雜,其校改難度也是顯而易見的。對于這些年外界質疑的紅學研究修訂為何不依底本?呂啟祥認為,這類責難是有道理的,讀者的意見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底本的文字并不都很好,為了擇優,我們違背了體例?!?/p>

        對此呂啟祥舉了一個例子,比如,林黛玉的眉眼,庚辰本里說,“兩灣半蹙鵝眉,一對多情杏眼?!痹谒磥?,這樣的語境措辭是不太好的,初版時改為“兩彎似蹙非蹙冐煙眉,一雙似喜非喜含情目”,這一下子就把林黛玉多愁善感的神情、多淚的特征恰如其分地概括了出來,如此修改后的語境效果是很好的。

        編輯:馬嘉悅

        關鍵詞:紅樓夢 林黛玉 校注 人文 修訂


        人民政協報政協號客戶端下載 >

        相關新聞

        米乐app网页登录 m.违章.cn